主治項目-助孕—蔡鴻祺醫師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
 
用這首膾炙人口的詩,舒我心中塊壘
 
這是曹植吟給他皇帝弟弟曹丕的詩
-------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
我是睪丸所製造的精蟲,
 
你是跟著血液循環巡邏全身的免疫系統
-------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
其實,你跟我都是同一個主人所生
 
正常情形下,你我隔著血睪屏障,老死不相往來
-------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
直到有一天………….
 
主人生病,血睪屏障破壞,你進入生殖系統
 
把我當成外來的細菌對抗,
 
我才發現,你根本不知道, “你我本自同根生”
--------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       
唉啊!!
 
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
 
(參閱:免疫性不孕p90)